随谈 脉搏 润活

梁文道:读书人的生活充满乐趣

上官婉婉 2017-01-11 10:47

梁文道:读书人的生活充满乐趣

年度致敬·阅读推广人

从初中年级到高中三年级,我从来都排在班上倒数三名的范围,但是我喜欢读书,只是不喜欢上学,于是我当时面对很严重的问题,可能上不了大学,但我并不担心上大学,因为我当时见识太浅薄,认为上大学不重要,重要的是有没有时间看书。

有一年我高中的暑假去香港的写字楼打工,在办公室负责贴信封,贴邮票,传送文件去别的公司或工厂。那是一个办公室工作之中最底层的工作,但我当时干得很愉快,因为那个工作让我有大量时间看书。当时我想,如果有这样一份工作让我继续做下去就好了。

我曾经参加一个新书发布会,主办方请了四个人来跟作者对谈新书,邀请记者过来,在香港书展旁边一个小房间。结果那天来了六个人,就是作者、编辑加上我共四个,还有那个记者,台下就一张椅子。这种场面我们都太习惯了,我们印制1000本诗集之后,有500本送出去,诗人之间彼此交换名片用的,另外500本放在床底下。我见过一些老人去世之后满家的书,儿子都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,把他爸爸一辈子写的东西全部丢了垃圾堆。我也见过香港那些老托派革命者,他们晚年因为眼睛不好,用斗大的毛笔字写他对中国未来的看法,他带着当年托派的热情,认为怎么样走下去才是解放人类最佳的光明大道,写写写,写到稿子堆到那么高,一页页堆起来。当时他死了,也是没人要,我们就帮忙去收。

到后来我们出版杂志已经不再用一本一本印出来,干脆看有谁要新出版的诗刊,在自己家里影印出来,自己钉,最新一本诗刊30元,都这么做。我完全以为图书推广阅读就该是这个样子,而不是忽然之间发现读书居然还能够有奖,有记者采访,有闪光灯给你拍照,有电视台给你做节目。

我上世纪80年代写书评,但没想到做读书节目上亿人看,这对我来说是没有概念的。今天很多年轻人觉得我很成功,这叫成功吗?我心目中所谓的读书,读书给我的快乐,是几十年前那个六个人在场的小说发布会,印1000本诗集500本床下500本送人,把老前辈那些所有被淹没的底稿收藏回来放到家里,使得家里像垃圾一样,这是读书人的生活,但它充满乐趣。将来有一天我的节目《一千零一夜》办不下去,没有人想看我的东西,我完全没有问题,完全可以回到那个状态,因为能阅读就是最大的奖赏,我想不到更好的奖赏。

“读书最大的乐趣是,总能够和平常离我们那么遥远的人成为真诚的朋友,而真诚的朋友总是不会忌讳向你说出一些真话。”

收藏
点赞
分享

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:0591-83233888

© feiy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闽ICP备13020983号-6

特别鸣谢: 福建师范大学 福州大学 福建船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

公司简介 | 产品动态 | 招聘信息 | 校园活动

意见反馈